光辉历程
南下征程
重拾回忆,重温往事 ---- 忆南下入闽之初那段难忘的岁月
来源:任治民口述-兴国整理    浏览:239次     【字体:
1949年正月初八我们长江支队4千多名干部,从太行、太岳老解放区的家乡踏上征程,冒着解放战争弥漫的硝烟,沿着刘邓大军一路挥师东南的足迹,爬山涉水,风餐露宿,经过3个多月6000余公里的南下行军,横穿8省65个县,转战千里,历尽千辛万险于当年7月,风尘仆仆按时赶到了苏南。
    
由于形势发展太快,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,解放区扩展迅速,急需人民政权接管,党中央基于全国的形势,重新做出安排:要求长江支队更改接管苏南的原计划,继续向前去接管福建省,为新中国的加速解放再做贡献,为此我们全支队上下,不顾疲劳和伤病甚至牺牲带来的重重困难,于7月14日从苏州整装再出发,跟随华东野战军叶飞的10兵团挺进福建,8月12日到达建瓯,最终与福建的地方干部胜利会师。

建国前夕局势发展出人意料的快,随着各地获得解放的捷报频传,没等我们稍作休整,我所在的三大队四中队就提前受领了:接管刚获得解放的古田县政权的命令,时间要求很紧,军令如山倒,全中队人员真是忙不迭的脚打后脑勺,忍着疲劳和伤病,冒着酷暑顶着骄阳又火速上路了。 
    
形势催人急,赶到目的地后,立马就与当地干部配合,接管各政府机关,组建新机构,迅速展开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筹粮支前,反霸,减租减息和配合部队剿匪,逐步建立农会以及民兵组织等全面工作。

我们这批北方人,一口山西土腔的普通话,与福建人说的当地方言根本无法交流,当年能说福建腔普通话的当地干部也不多,你能想象工作中双方交流解释有多困难,经常为了说清楚一个问题,能把人给急“疯”了,但是为了工作尽快展开,顺利完成省委下达的各项任务,我们手脚并用,手势加写字,使用能想到的各种交流方法,和当地人沟通,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总算没有难倒我们,使得所有工作如愿以偿地完成出色,为新政权的全面接管迈过重要一关。

古田县刚解放时,城里国民党时期留下有2家银行空壳,分别是;“古田县银行”“古田中国银行”,实际上就是沿街破破烂烂2间门面,新政府接收后就合二为一成立了一家古田县“中国人民银行”,行政管理上银行系统一开始就按“条条管理”,所以南平地区银行最初派来了3个干部,其中王宣南同志担任行长,那时正值49年9月,我在古田县财政局工作,10月份县委派我进驻银行配合地区3位同志负责筹建工作,开始时真是要人没人,要物没物,工作相当困难,而且征粮,支前,剿匪等工作资金用量较大,政府资金调拨都需要通过银行,所以需要马上开通银行的业务,当务之急是先把营业场所搭建起来,为此我们向地区要了点钱回来,修缮了2间店铺,陆续招了一批新工作人员,请县一中老师用红纸写了“古田县中国人民银行”几个字,贴在门帘上,就算开张了。

王宣南同志没几个月就调走了,古田县人民政府临时任命了县工商局长关耀庭同志兼任行长,付行长由我和王科则二人。那时候干部调动频繁,地区银行先后又派张铭和史春成同志来任行长,同样不到一年他俩前后又奉命到其他地区任职去了,关行长也因工商局事务忙不过来,所以行里的工作暂时由我主持,为了银行业务的顺利开展,我省里,地区上上下下的跑,申请经费,要求分配物资指标,通过诸多的努力总算让银行业务走上了正轨。

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1952年古田县发生了百年一遇的大水灾,县城被大水淹没,房屋倒塌无数,城里百姓被迫陆续转移到山上高处,灾情不断恶化,县长牛天福三番五次派人催我们马上转移,洪水无情,危险在步步逼近,可是我放心不下,行里头许多文件账本,还有修库房的拨款以及县里支前办的全部资金,数目可不小啊!我们银行里的武装保卫人员太少,抬着钱转移不安全,加上当年古田境内匪情不断,如在灾区中敌我不清的环境下转移库银,突发的事件很有可能发生,非常危险!为稳妥起见,我决定带头留下来,临时组建一个保卫小组,由两名行警和三名觉悟比较高的工作人员组成,一共六个人共同坚守岗位,守护库银,其他人员迅速撤到安全地带。

中午以后,雨越下越大,洪水沿着街道从上游迅猛冲下来,银行周围已经是一片汪洋,我指挥众人把库银搬上二楼的最高处并封闭和固定牢固,之后全员进入警戒状态,预防土匪及其他图谋不轨之人,趁机偷袭打劫,神经高度紧张之下,整个人变得非常敏感,当时情形很乱,但我心里只有国家财产,全然不顾自己不会游泳,没有任何救生设备,注意力全部都在保护库银上,始终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,本地几个员工悄悄用古田本地方言对话,也会引起我高度警觉,比如他们在交谈:“郎尬量哎眉些月”哦?我虽然听不懂,但会根据他们语气和表情判断好坏,警惕性非常高。事后才知道他们是担心我不会游泳。

洪水不断上涨,已经快淹没了一层楼了,灾情越来越严重,我担心整个房子会不会倒塌被洪水冲走,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如此大的洪水,虽然小时家乡“璋河”也发过大水,但与这次古田的水灾不可同日而语。灰暗的天空下涌动着黄色的洪流,冲击着一片片低矮的民房,许多木头房子象船一样在水上飘荡,一会儿功夫全散在洪水之中,看的我分外惊恐!大自然的魔力,人类无法抗拒。我脚下的房子水位也在不断的漫上来,感觉房子在摇晃,会不会塌了?恐惧和无助感油然而生,个人生命不足惜,国家财产绝不能有损失啊,我立即呼唤其他五位同志聚集过来,做了分工和交代:我对他们说万一房子出现险情,因你们都会游泳一定要扶住库银,做到人在库银在,要千方百计保护库银,即使我被大水冲走也不要管我,一切以库银为重!那时候我真的已经做好了溺水牺牲的准备,态度非常坚决,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,大家神情严肃,互相对视着不说话,心中都清楚后果的严重性,为了国家财产,没有任何条件可说,这是责任!义无反顾。古人云:“生,亦我所欲也;义,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义着也”。古人尚且如此,我们是共产党人更应视国家财产重于自己的生命,受党教育多年的我更是义不容辞!

就这样不管水情发生怎样的变化,大家始终一直坚守在摇摇欲坠的房子上,尽管饥肠咕噜,全身被雨水淋透,也不敢放松警觉,望着脚下奔涌的洪水,好像我们是处在一叶漂浮着孤舟上,随时有被颠覆的危险。

好在夜里雨渐渐停了,到了下半夜水位也开始降低,洪水慢慢地退去,苍天有眼啊,我们的房子终于在洪水中撑住了,我提着心才稍为轻松一些,一直等到天亮,全城除了低洼处仍积水外,肉眼所见,是一大片淤泥所覆盖的狼藉,洪水彻底退去了,至此我的心才踏实许多,库银保住了,国家财产安全了!六个人激动的相援而泣。我们这些同志能在危险时刻不离弃,不放弃,为保护国家财产置生死于度外,这种大无畏奉献精神,灾后受到了全省银行系统通报表扬,几个人分别都受到政府颁发的立功表彰,我因为处置得当,临危不乱,奋不顾身保卫了国家财产,也获得了省人民银行授予的“一等功”荣誉嘉奖。

水灾之后的下半年,全县灾后重建以及各地因为征粮,支前,和剿匪斗争工作异常繁重,极缺乏干部,因此频繁调动调节人员,我临时被县委抽调到二区(平湖)配合李怀清区长去剿匪,那一年平湖的土匪异常猖狂,经常出现抢劫杀人,破坏严重,我和领民兵们配合公安部队严密搜剿,一旦发现目标,发动群众层层缩小包围圈,通过政策攻心,和严厉打击亡命之徒,取得了剿匪斗争重大成果,大半年时间土匪基本抓捕到案,唯一逃脱的土匪头子兰摇顺在我们不遗余力的追剿下彻底绝望,最终选择上吊自杀。

年底我重新回到银行,正式转副为正成为古田县人民银行行长,因我原在老解放区山西平顺县银行做过工作,而且前两年在银行表现也很出色,地区和县领导高度信任,担子压在我身上,要求我抓好银行业务以配合全县的生产建设任务。彼时古田刚解放两年多,百废待兴,国家“一五”计划准备建设古田溪水电站,并且列为全国第101个重点建设工程。工程的规模之大是当时古田县乃至福建省历史上绝无仅有的,计划淹没整个县城及11个乡57个自然村,移民4万多人。另外修建的外福铁路线在古田境内的工程也不小,所以使用资金量巨大,银行的业务非常繁忙。必须经常去福州省人民银行运钞,当初因为运钞这种事责任特别重大,每次必由我亲自去。最初走陆路,县里派公安局一个武装班和一辆卡车给我,为了保密从不敢走漏风声,每次都是晚上10点后偷偷出城。

古田至福州修的是简易公路,路况及差,坑坑洼洼,路小弯道又多,沿途不时还有匪情出现,我们从不敢怠慢,在高度警戒中,一路颠婆十几个小时,才赶到了福州城外。第二天去省总行,也要等到夜晚8点后才能进得去,那时候的条件很差,全靠人工搬运,而且不是谁都可以搬的,必须要有可靠的交接人员,要求是共产党员才行,所以唯一只有我一人有权去扛下来,一箱人民币重达146斤我要一口气从金库扛到外面的卡车上,当年虽年轻,但身体瘦弱,因平时工作繁忙生活又极不规则,来到南方饮食也不习惯,还经常闹胃疾,营养状态相当差,体力是不行的,但我知道责任重大,再沉重我也要咬牙挺住,武装班的战士见我每次都是猫着腰非常吃力扛着箱,摇摇晃晃地走出来,感慨的说:“也只有共产党的行长可以自己当搬运工自己扛箱了,换做国民党是不可能的”。

搬一次少则一两箱,多的有五六箱,人累一点那是小事,巨款在车上的压力,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分量,沿途又不安全,前不久福鼎管阳发生的惊天土匪劫钞案,不但巨款被劫,连押运人员全部遇难,这事影响很大,至今我们还是心有余悸的,所以回程路上每次都是高度紧张,唯恐出事,全程瞪着双眼,竖起耳朵,严阵以待。

有一天我们车刚爬到“雪峰岭”山顶,突然发现几个国民党散兵土匪举着枪在路上设路障,准备拦截我们,武装班一个机枪手见状迅速在驾驶室顶上架起机枪,土匪一见是解放军而且有机枪,知道不好对付,向天开了一枪就作鸟兽散了,驾驶员赶快绕过路障,一脚油门绝尘而去。那天我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,个人生死无所谓,但国家财产太重要了,因为今天拉的款特别多,绝对不能让“福鼎管阳事件”重现,我和全体押运人员牟足了劲,拼了命也不能让土匪劫走!幸运的是土匪不知道我们是运钞车,仅是一次小小的拦路抢劫。

就押钞而言,最让人难以忘却的是53年从南平地区开会后回程,我们与屏南县人民银行几位同志同乘一条船,屏南人行带了2大箱人民币,也不知信息是怎么走漏的,当船过南平与古田交界处的谷口乡深沟湾,下双坑的地方,受到一伙土匪的拦截,土匪齐刷刷的十几条枪瞄着我们,高声叫喊:“船给我赶紧靠岸!不然就开枪了”占着人多枪多,不断的威胁要开枪,我们怎肯靠岸,何况船上装着2大箱巨款,国家财产决不能让土匪劫走!由于深沟湾这地方江面比较窄,礁石较多,船不能开快,不好加力冲出去,可以说土匪选择这地方下手是很有战术眼光的。

随着岸边土匪的喝令声此起彼伏,形势空前紧张,空气好像瞬间凝固了,船上所有人铁青着脸全趴在甲板上,准备拼死保卫银行巨款。土匪看我们没有靠岸的举动,便发起了进攻,“乒乒”“乓乓”朝着我们开枪,那时的木头船哪经得起**,不多会船舱就进水了,船上机器也被打坏失去了动力,船开始慢慢下沉,说实话,这时候大家一点办法都没有,要是在陆上还可以闪开隐蔽,但在船上只能当靶子挨打,我们除了武装人员有几条枪还击外,其他人手上基本没有武器,由于船失去平衡,摇晃的厉害,我们武装人员射击也没了准头,打不中土匪,这让土匪气势更嚣张,边喊边涉水向船靠近,我想今天可能要献身了,与其这样坐以待毙,不如主动出击,顺手操起船上的一条铁管,准备待土匪靠近时与他拼个鱼死网破。

船摇摇晃晃开始倾斜,土匪离我们越来越近,情况万分危急,我们知道已经到了最后“关头了”这时候也不知是紧张啊,还是怎么回事,我感觉瞬间有一股气直冲脑门,双眼视乎喷火,全身肌肉绷紧,与船上所有人一样手握各类器具准备做最后一搏,就在这濒临绝境之际,时任五区武装部长的关耀民带着民兵赶来支援,真是及时雨啊!关部长指挥民兵冲向土匪,一阵喊打气势高涨,场面立即扭转过来,土匪受到两面夹击,只好很不情愿丢下马上到嘴的“肉”撤离了。

与此同时屏南县人行的干部朝民兵们着急地大喊:“船要沉了,快来救船啊!”阵阵呼救声响彻山谷,他们担心船上巨款遭到损失。民兵们见状顾不得追赶败退的土匪,转头赶紧游到船边,船老大用绳子套住船头,大家齐心协力将船拉到滩上。虽然装钱的箱子进水,人民币部分受了潮湿,但一点损失都没有,国家财产保住了,我们终于死里逃生,大家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,在保卫国家财产的斗争中,又经历一次生死考验啊。
这就是当年南平地区闻名的“闽江劫钞案”,我经历了全过程,目睹了我们南下干部和民兵们,英勇顽强,奋不顾身,战胜了穷凶极恶的土匪,避免了银行巨款被土匪打劫,用对党的忠诚之心,为保卫国家财产不惜以命相搏的壮举。

从外界的眼光看银行的工作,貌似很稳定,很安全,因为跟钱打交道好像很轻松一样,但是解放初期恰恰是与钱打交道,是最危险工作,那个时候交通不便,残匪、敌特隐藏在暗处,处处偷袭搞破坏,银行运钞业务是他们重点的打劫目标,近两年时间省内就发生了多起劫钞事件,牺牲了不少我们的同志。我们也因为走陆路出现了多次险情而改为走水路,同样水路运钞也是危险重重,历经磨难,如果没有坚定的为党为人民献身的精神,是谈不上做好银行工作的,我为当年的银行同事们为了新中国的银行事业,无私奉献以及勇敢的牺牲精神感到骄傲和志豪!

每当回想那几年在建国之初的古田,万事开头难啊,我们南下干部初来乍到,在这陌生的贫困山区要展开与全国同步的土改反霸工作,还要按时完成筹粮支前,剿匪等艰巨的任务,所遇到的事件,面对的困难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由于语言不通,交流不顺,生活习俗不同,物质条件的匮乏,经济上的困难等都给我们心理,生理上造成不小的压力,特别是我们这些在最基层第一线的干部,更是吃了不少的苦头!忘不了赵复生,张铁旺,王长保,郭兵屯,王耀源.......等等四中队的战友们,他们大部分都在区一级的最基层工作。我眼前仿佛又看到他们当年工作的情景:白天在饥一餐饱一顿情况下,奔波在各乡村、农舍等地筹粮支前的路上,夜晚只能稻草当被,木头为枕,在跳蚤肆虐奇痒抓狂下,夜不能寐。一年360日不论是寒冬腊月还是酷暑当头,始终不向困难低头。剿匪的路上,他们身先士卒,为了百姓安全和利益不惜舍生忘死,冲锋在前,“杉洋事件”中,关麒麟、刘学孔、孟连珠、赵克俊等战友与土匪血战到最后,为了杉洋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挺身而出,面对土匪的火焚、活埋等惨无人道的行径,绝不妥协,大义凛然英勇就义!用自己青春热血诠释对共产党的忠诚,为新生的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。这些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几天几夜也说不完。

长江支队老战友们,他们不愧是太行太岳老解放区人民养育出来的优秀儿女,没有辜负老区人民的期望。用朴实、勤恳、诚实善良的大爱胸襟,服务于“八闽大地”,一腔流血播撒在福建的红土地上,他们把宝贵的一生献给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,献给了福建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。虽然在“文革”期间受到了冲击,打压和不同程度的迫害,但我们对党的忠诚之心始终没有改变,对我们为之奋斗的建设社会主义事业坚定不移,恢复工作后还是一如既往,不计前嫌,更加努力为党和国家工作,在各自的领导岗位上不谋私利,廉洁自律两袖清风,站好了最后一班岗,充分体现了我们长江支队这批老同志呕心沥血,艰苦奋斗的革命本色,为福建的改革开放做出了卓越贡献,也为之后的高速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精神和物质基础。

如今我已经是耄耋之年,回首这70年一路走来,“苍苍横翠微”,我坚信福建的发展一定会更好,会更上一层楼。四千余名南下干部满腔热血灌注于“八闽大地”,已经结下了丰硕的成果,赢得人民高度赞誉的口碑,可以告慰太行太岳家乡的父老乡亲了,我们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。

2019年11月于宁德
      
Copyright@2017 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主办(网站)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  闽ICP备11010326号-1
电话:0593-2883688 传真:0593-2883688 地址: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署前路14号3号楼

闽公网安备 35090202000181号

法律声明    技术支持:海峡四度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微信二维码